人物

IMG_4916

黄峻的“亚特兰蒂斯之心”

黄峻的素描当然也可以看成是一种更加紧密地编织在一起的综合形式结构——一种更加有力的统一性,但却不只是绘画本身,而是用素描对图像的关系加以苦心经营。

Giorgio Morandi Natura morta_15

谁是莫兰迪?

“我本质上只是那种画静物的画家,只不过传出一点宁静和隐秘的气息而已。”看到物质的存在,感受它们,用接近它们的色彩描绘,不用刻意,也许这是我看到的莫兰迪的绘画。

海边剧场

侯莹 x 刘勃麟——艺术与环境的对话

如何以艺术的介入形式探索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可能性, 2017年4月15日,旅美先锋舞蹈家侯莹与当代艺术家刘勃麟,将在之禾空间聚焦艺术与环境的关系展开一次对话。

DSC_0162

于幸泽:描绘未知的“阿莱夫”

通过这些跨越东方与西方、传统与当代、建筑与艺术的命题,他的作品和不断翻炒中国文化符号或炫耀绘画技法的潮流保持着冷静而审慎的距离。

ChiharuShiota17_08

盐田千春会告诉你我们要去哪里

盐田千春,作为日本行为和装置艺术家经常用日常物件在她的作品中实施,比如床、窗和鞋子,介入到这些物件找寻到的记忆,去探讨生存和死亡的关系。

波提切利《春》

木心谈艺术之美

该朽的和该不朽的同在,这不是宽容,而是苟且。我们在伦理、政治的关系上已经苟且偷安得够了,还要在艺术、哲学的关系上苟且偷安——可怜。